类别
联系我们

地址: 成都市北大街100-102号东座2单元3号(二分所地址)

电话: 028-66529175

手机: 13608197694

邮箱:

联系人: 王琦

 

游久电竞预告
发布于:2019-10-31 21:34:23   浏览:5

  如果你一直对DOTA2的赛事体系有关注的话,你可能会知道Zhili,他在进入iG之后,和2017年的iG一起取得了DAC的冠军,随后在TI7中取得了第5-6名的成绩。

  在今年TI9之后,OG在休息半年之后再次夺冠,导致不少玩家认为现在DOTA2赛制不合理。同时TI9之后的转会大幕开启,也有大量的意见认为现在的转会体系不健康。于是我们就这些问题采访到了现在Aster星辰电子竞技俱乐部CEO 郭志屴(Zhili),希望Zhili能从俱乐部管理层的角度和我们分享他的意见。

  在Zhili与V社接触的过程中,Zhili认为V社是会听取俱乐部提出的问题的,但他们不会接受俱乐部提供的建议。V社更愿意在得知问题后自己询问相关人员去判断问题的严重性,在大量询问后他们会对问题进行一个判断,在他们认为自己已经了解到事件的全态之后,他们会开始在内部完成解决方案,但在新规则推出前他们并不会与问题提出者进行再次磋商,去确保即将推出的解决方案是有效的,他们在做完之后就会立刻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

  V社知道这样的机制会导致问题出现,因此他们对各类反馈都很欢迎。但反馈是否会实装,实装的发布时间都没有人会知道。同时,反馈后修正力度的大小也有可能出问题,而修改力度的问题只能是在下一次实装中修改,但对赛季来说一般下一次就代表着明年了。

  国内新兴选手的缺乏对所有俱乐部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此,今年在Zhili的倡导下,八大国内俱乐部联合ImbaTV推出了“中国DOTA2发展联赛”。从开始召集俱乐部到联赛正式开始所用的时间并不长,从6月份开始讨论到正式宣布,中间仅仅磋商了3~4次之后,与会的俱乐部就都决定参加这个发展联赛了。

  同时,这个联赛的创立也是Zhili希望证明联赛的形式和DOTA2生态不冲突的一个实验。Zhili认为,联赛对观众来说是一个持续稳定的节目,这一点对赞助商和俱乐部都有吸引力。现在的情况是赞助商拿着钱等TI,看到某个队伍进TI才会赞助,这从俱乐部的角度来看其实很不健康,顶尖俱乐部的营收集中在TI期间,非顶尖俱乐部由于曝光机会不多,得到赞助的机会也不大。对赛事中其他参与者,例如ImbaTV的赛事方来说,现行巡回赛制度导致了观众的关注时间段很短,相比来看,散布在全年的联赛对观众的吸引更为长久,可能对赞助商来说这样的赛事安排吸引力更大。联赛制度会为中低端俱乐部的选手提供更多的上场机会,这比现在的情况可能要好一些。在现行巡回赛的背景下,无法进入major和minor的队伍会有放假半年多没有正规比赛打的情况发生,联赛制度能保证这些队伍也有比赛打。

  总体来说,联赛制度和现在的巡回赛制度比起来,联赛制度保证了非顶级俱乐部的生存环境。当然Zhili也将这个联赛的想法和V社讨论过,在和外国队伍交流时,Zhili发现之前也有人曾给V社提交过关于联赛的提案,据外国队伍说,V社在看到这些提案之后的反应看起来还挺感兴趣的。

  在电竞俱乐部中,年轻选手的资历较浅,和一直在做相关工作的人比起来,相对比较单纯,大都不知如何去维护自己的利益,体现在合同上就是可能吃亏。比较显眼的转会情况是合同结束时间,不少选手的合同结束时间是在TI结束之后第3个月;这个时间点就非常尴尬,一般情况下第一个Major都已经开打了,如果队伍没有后续的人员变动的话,这个选手这一年都很难有转会的可能。

  要想帮助这些年轻选手,最好的方式是制度化的程序,参考传统体育,工会和经纪人制度是比较成熟的解决方案。但在DOTA2当下的职业环境中,这两个解决方案都有问题:1. 成立选手的工会或者联合会,让工会帮助选手去解决这些问题。这个方法需要俱乐部合作去推动,俱乐部作为商业组织在推动与自己利益相悖的组织时,当然不会积极。想要公会或者经纪人制度的顺利落地,可能要V社或者完美牵头去做,当然这也需要时间去推进。2. 建立经纪人体制,经纪人可以帮助选手获得更高的报酬同时去维护选手的利益,经纪人的薪资来自选手的薪资分成。这个方法不太现实的部分有两个。第一,大部分选手还不明白经纪人的好处,不会愿意与一个人按比例分钱,这需要长久的市场教育,甚至由管理机构去推动;第二,最需要经纪人去保护自己的选手是行业中占比最大的2~3线选手,这部分选手的薪资待遇相比顶级选手仍有一定差距。而经纪人则需要在行业中打拼多年,普通选手的薪资分成很难吸引到够格的人去承担这项工作。

  在Zhili的想法中,当下比较靠谱的解决方案反而比较朴实,只能是行业的老人在与新人沟通时,告诉对方签订合同时需要注意的细节,例如合同的终止时间一定是在TI结束当月,保证选手能在转会的窗口期被放出来,这样才能保证选手在当打之年不被选手耽误。

  对Zhili来说,长久在DOTA2赛事体系中工作是一件开心但又很无力的事情,一方面这款游戏被大量的玩家所喜爱,Zhili也是其中一员;另一方面,DOTA2的赛事体系在长久的野蛮生长后,需要来自官方的力量去帮助这个体系更加健康的发展。但麻烦也在这里,拥有这款游戏的V社是一个不上市且管理体系与全球绝大部分公司都不相同的私营企业。

  V社的人手不足导致了他们无法对所有事件快速响应,例如本赛季最近的赛事开始时间是今年的11月5日,到目前为止V社依旧没有公布队伍锁定的时间,这也是大部分俱乐部迟迟没有公布阵容的原因。这些问题都导致了民间需要自己去寻找各种解决方案,没有新生力量就自己张罗次级联赛;没有统一的选手交易系统,就想办法给选手普及合同上的基础知识。

  根据Zhili透露的消息,V社可能正在研究赛事体系,同时也可能会在赛事体系上有大动作,这是他对新一年最大的期望;但除了这个之外,Zhili现在最大的愿望是V社赶紧确定下赛季的细则,不然他只能继续现在一天刷新八遍DOTA2官方博客的生活了。